香港赛马会老三怪资料: 【包稅合同爭議】蘇某甲將持有的股權轉讓給蘇某乙,協議約定所有稅收雙方各自承擔50%,經稅務核定,蘇某甲應繳個人所得稅為578.20萬元,蘇某乙應承擔部分為289.10萬元。經多次催討,蘇某乙未向蘇某甲支付應承擔的稅款,法院判處:蘇某乙向蘇某甲支付其尚應負擔的稅款285.5萬元,已由蘇某甲繳納的稅款128.37萬元,蘇某乙應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向蘇某甲支付;尚未向稅務機關補繳的稅款157.13萬元元,蘇某乙在蘇某甲補繳后10日內向蘇某甲支付:(2018)閩0803民初2355號

香港赛马会肇庆颐养院 www.hxnsq.icu

導讀:【第三只眼】點評:“包稅”合同,一個原則是,包稅不轉移納稅人的身份,即納稅人是“包”不了的,但是錢卻是能包的,利益的劃分約定有其合理性,也是法院支持的代表案例。

蘇俊興與蘇潮濱股權轉讓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9-05-06 //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7c805ef2-5301-4839-85d2-aa4500948314

福建省龍巖市永定區人民法院民 事 判 決 書

(2018)閩0803民初2355號

原告:蘇俊興,男,1964年9月5日出生,漢族,住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鄭貴天,福建金磊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黃志杭,福建金磊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告:蘇潮濱,男,1967年11月12日出生,漢族,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內地聯系地址: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

原告蘇俊興與被告蘇潮濱股權轉讓糾紛一案,本院于2018年12月5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蘇俊興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鄭貴天到庭參加了訴訟,被告蘇潮濱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蘇俊興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蘇潮濱立即向蘇俊興支付龍巖市新羅區水鴨科煤炭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個人所得稅稅款人民幣289.1萬元(即578.20萬元的50%)。2.本案訴訟費由蘇潮濱承擔。事實和理由:蘇俊興與蘇潮濱、案外人楊友良均系龍巖市新羅區水鴨科煤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水鴨科公司”)的股東。2010年12月29日,因水鴨科公司承包生產事宜產生爭議,蘇潮濱以承包合同糾紛為由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后經法院主持調解,案件各方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1年2月28日作出(2011)閩民初字第3號民事調解書,調解書主要內容為蘇俊興、楊友良同意將占有的水鴨科公司的全部股權轉讓給蘇潮濱。其中,蘇俊興同意將占有的水鴨科公司全部股權(占公司股權的11%,實際股權21.5%)轉讓給蘇潮濱,轉讓價款為3,000萬元整。

2011年2月24日,在達成上述調解協議后,蘇俊興與蘇潮濱又簽訂《補充協議》一份,約定蘇俊興向蘇潮濱轉讓水鴨科公司股權應繳納的所有稅收,雙方各自承擔50%。

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1)閩民初字第3號民事調解書生效后,因蘇潮濱未按調解書內容完整履行,蘇俊興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22日作出(2013)閩執行字第16號執行裁定,將該案指定龍巖中院執行。在執行過程中,因轉讓款、利息支付等問題雙方產生嚴重分歧,龍巖中院及福建省高院分別作出不同執行裁定,最終福建省高院于2015年12月7日作出(2015)閩執復字第45號執行裁定書,裁定蘇潮濱還應支付給蘇俊興(2011)閩民初字第3號民事調解書項下股權轉讓款利息及遲延履行期間加倍部分的債務利息共計306.5480萬元,后因蘇潮濱未履行生效裁定,蘇俊興向龍巖中院申請強制執行。

2013年6月20日,蘇潮濱按《補充協議》的約定以股權轉讓款支付方即蘇俊興個人所得稅、印花稅代扣代繳義務人的身份代扣蘇俊興轉讓款個人所得稅及印花稅290.75萬元,并向稅務部門實際代繳。該290.75萬元在最終生效的(2015)閩執復字第45號執行裁定書予以確認,屬于蘇潮濱支付給蘇俊興的股權轉讓款3,000萬元的組成部分。

2017年8月1日,龍巖市新羅區地方稅務局雁石分局作出龍新(雁)地稅通【2017】46號《稅務事項通知書》,核定蘇俊興將持有的水鴨科股權以3,000萬元轉讓給蘇潮濱應繳個人所得稅578.20萬元,扣除已代扣代繳入庫的部分,還應補繳稅款283.85萬元,并限蘇俊興于2017年8月25日前補繳完畢。

2018年3月30日,龍巖中院在執行(2015)閩執復字第45號執行裁定書一案中,根據龍巖市新羅區地方稅務局雁石分局提交的《稅務事項報告》,將應支付給蘇俊興的到位執行款1,267,220元用于支付蘇俊興個人所得稅欠繳款,匯入稅務部門制定賬戶。

綜上所述,蘇俊興將占有的水鴨科股權轉讓給蘇潮濱,雙方對股權轉讓涉及的稅費承擔問題專門簽訂《補充協議》,約定所有稅收雙方各自承擔50%。現經稅務部門核定,此次股權轉讓蘇俊興應繳個人所得稅為578.20萬元,根據雙方約定,蘇潮濱應承擔部分為289.10萬元。經多次催討,蘇潮濱未向蘇俊興支付應承擔的稅款,故蘇俊興特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等法律規定,起訴至法院,望判如所請。

蘇潮濱辯稱,一、蘇潮濱已經按照《補充協議》的約定承擔50%稅收,蘇俊興的主張無事實和法律依據。1.(2011)閩民初字第3號調解協議書約定的股權轉讓款3,000萬元是指含稅價的股權轉讓款。2.根據龍新(雁)地稅通【2017】46號《新羅區地方稅務局雁石分局稅務事項通知書》,本次股權轉讓應交印花稅1.5萬元,個人所得稅578.2萬元,所有稅收合計579.7萬元。3.根據2011年2月24日雙方簽訂的《補充協議》,所有稅收各承擔50%,每人應承擔289.85萬元。因此,根據龍新(雁)地稅通【2017】46號《新羅區地方稅務局雁石分局稅務事項通知書》,蘇潮濱已經扣繳入庫稅款294.35萬元,已經依約履行義務,蘇俊興的主張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二、蘇俊興請求蘇潮濱支付個人所得稅已經超過法定兩年訴訟時效。蘇潮濱付款支付3,000萬元款項具體時間為:2011年6月14日轉賬支付1,200萬元;2012年3月9日轉賬支付1,369萬元。2013年6月20日支付140.25萬元。2013年6月20日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及印花稅290.75萬元。蘇俊興最遲應在2013年6月20日知道應向新羅區稅務局繳納稅款并向蘇潮濱主張權利,截止本案起訴之日已經超過法定兩年訴訟時效,應駁回其請求。

三、蘇俊興未向新羅區地稅局全額繳納個人所得稅,亦無權向蘇潮濱主張權利。

本案蘇俊興并未向新羅區地稅局全額繳納個人所得稅,蘇俊興應承擔的稅額沒有確定,在具體稅額沒有確定的情況下,蘇俊興無權向蘇潮濱主張權利。

綜上,請求法院駁回蘇俊興訴訟請求。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舉證質證。蘇俊興提交的(2011)閩民初字第3號《民事調解書》、《補充協議》、(2013)閩執行字第16號《執行裁定書》、(2015)閩執復字第45號《執行裁定書》、新羅區地方稅務局雁石分局龍新(雁)地稅通【2017】46號《稅務事項通知書》、(2015)巖執字第336號之三《執行裁定書》等證據,蘇潮濱經本院傳票傳喚未到庭質證,亦未提交書面質證意見,視為放棄訴訟權利。蘇俊興提供的以上證據來源、形式合法,內容與本案相關聯,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

對本案的事實本院認定如下:龍巖市新羅區水鴨科煤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水鴨科公司”)成立于2003年10月,股東由蘇俊興、蘇潮濱、楊友良組成。蘇潮濱因與蘇俊興、楊友良、水鴨科公司承包合同糾紛,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11年2月24日,經法院主持調解,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協議約定蘇俊興、楊友良同意將占有的水鴨科公司全部股權轉讓給蘇潮濱。2011年2月28日,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根據調解協議作出(2011)閩民初字第3號民事調解書,調解協議第一項內容為“一、……;股東蘇俊興同意其占有的龍巖市新羅區水鴨科煤炭有限公司全部股權(占公司股權的11%,實際股權21.5%)轉讓給股東蘇潮濱,轉讓價款為人民幣3,000萬元整,……?!痹詿锍傻鶻廡櫚比?2011年2月24日),蘇俊興與蘇潮濱又另外簽訂《補充協議》一份,約定:一、蘇俊興向蘇潮濱轉讓水鴨科公司股權如需繳納有關稅收,所有稅收應由轉讓方和受讓方各自承擔50%;二、本協議經雙方簽字生效,與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的調解協議具有同等效力。

2013年7月2日,蘇俊興因認為蘇潮濱未履行完畢(2011)閩民初字第3號民事調解書確定的付款義務,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省高院立案后裁定將該案指定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在執行過程中,蘇潮濱提出其已按生效調解書履行完畢,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于2013年9月29日作出(2013)巖執行字第145-1號執行裁定,認定蘇潮濱還應向蘇俊興支付股權轉讓款本金564.65萬元及利息。蘇潮濱不服提出異議,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29日作出(2013)巖執異字第4號執行裁定,駁回蘇潮濱的異議。蘇潮濱不服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4年3月8日作出(2013)閩執復字第33號執行裁定,蘇潮濱不服提出申訴,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12日作出(2014)閩執監字第58號執行裁定:撤銷(2013)閩執復字第33號執行裁定。

2015年12月7日,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經重新審查后作出(2015)閩執復字第45號執行裁定,裁定:蘇潮濱還應支付給蘇俊興(2011)閩民初字第3號民事調解書項下股權轉讓款利息及遲延履行期間加倍部分的債務共計339.5803萬元。執行裁定認定蘇潮濱已支付調解書項下的所有股權轉讓款本金3,000萬元中,包含蘇潮濱于2013年6月20日代扣蘇俊興股權轉讓款個人所得稅及印花稅290.75萬元。該執行裁定生效后,蘇俊興于2015年12月14日向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執行。在執行過程中,新羅區地方稅務局雁石分局于2017年8月1日向蘇俊興發出龍新(雁)地稅通【2017】46號《稅務事項通知書》,核定蘇俊興將水鴨科股權轉讓給蘇潮濱應繳個人所得稅578.20萬元,扣繳義務人蘇潮濱已扣繳入庫稅款294.35萬元,蘇俊興應補繳283.85萬元,通知蘇俊興于2017年8月25日前補繳完畢。蘇俊興向法院提交《稅務事項通知書》后,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到位執行款1,267,220元直接匯入國家金庫龍巖中心支庫,用于支付蘇俊興所欠繳的個人所得稅,蘇俊興尚欠157.128萬元個人所得稅未補繳。

本院認為,蘇俊興與蘇潮濱就水鴨科公司股權轉讓經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調解達成調解協議當日,對股權轉讓稅收承擔問題另行簽訂的《補充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為合法有效,雙方當事人均應遵守,全面履行。根據龍巖市新羅區地方稅務局雁石分局作出《稅務事項通知書》核定,蘇俊興將水鴨科公司股權轉讓給蘇潮濱應繳個人所得稅578.20萬元,按《補充協議》約定,蘇俊興和蘇潮濱應各自負擔50%即289.10萬元。蘇潮濱代繳稅款294.35萬元中,其中有290.75萬元稅款已計算在蘇潮濱支付調解書項下的股權轉讓款本金3,000萬元內,蘇潮濱實際僅負擔了稅款3.6萬元,仍應負擔285.5萬元。蘇俊興已實際負擔稅款417.472萬元,超出其應負擔的部分為128.372萬元(417.472萬元-289.10萬元),尚應向稅務機關補繳157.128萬元,按《稅務事項通知書》核定,蘇俊興為納稅義務人,需由其補繳,也應計算在蘇潮濱應分擔的范圍,因此蘇潮濱應向蘇俊興支付未負擔的稅款285.5萬元(289.10萬元-3.6萬元)。由于尚有157.128萬元稅款蘇俊興未向稅務機關補繳,蘇潮濱應負擔的該部分稅款需待蘇俊興補繳后再向其支付。蘇潮濱主張其已按照《補充協議》約定承擔50%的稅收,與本院查明的事實不符,不予采信。蘇潮濱主張蘇俊興的請求已超過訴訟時效,因稅務機關在2017年8月1日發出《稅務事項通知書》后,蘇俊興才確定本次股權轉讓所應繳納的稅款,知道雙方按《補充協議》約定應分擔的稅款數額,本案訴訟時效應從蘇俊興收到《稅務事項通知書》時間起算,蘇俊興的起訴未超過法定訴訟時效,蘇潮濱的訴訟時效抗辯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蘇潮濱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依法缺席審理和判決。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判決如下:

一、蘇潮濱向蘇俊興支付其尚應負擔的水鴨科公司股權轉讓稅款2,855,000元。其中已由蘇俊興繳納的稅款1,283,720元,蘇潮濱應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向蘇俊興支付;蘇俊興尚未向稅務機關補繳的稅款1,571,280元,蘇潮濱在蘇俊興補繳后10日內向蘇俊興支付;

二、駁回蘇俊興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蘇潮濱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29,928元,減半收取14,964元,由蘇俊興負擔144元,蘇潮濱負擔14,820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福建省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

本案生效后(當事人提起上訴的,以上訴法院生效判決為準),負有履行義務的當事人須依法按期履行判決,逾期未履行的,應向本院報告財產狀況,并不得有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本條款即為執行通知,違反本條規定的,本案申請執行后,人民法院可依法對相關當事人采取列入失信名單、???、拘留等措施,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審判員  盧海標

二〇一九年三月六日

書記員  游秀紅

附本案引用的主要法律條文及執行申請提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六十條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

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

第一百零七條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四十四條被告經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經法庭許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決。

第二百三十九條申請執行的期間為二年。申請執行時效的中止、中斷,適用法律有關訴訟時效中止、中斷的規定。

前款規定的期間,從法律文書規定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規定分期履行的,從規定的每次履行期間的最后一日起計算;法律文書未規定履行期間的,從法律文書生效之日起計算。

第二百五十三條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的,應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被執行人未按判決、裁定和其他法律文書指定的期間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支付遲延履行金。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 香港赛马会肇庆颐养院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百人牛牛技巧教程 北京pk10免费五码计划 慈善网195252cm·三肖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幸运飞艇①猜冠军计划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大乐透100期走势图新滚 北京pk赛车彩票合法吗 pk10技巧之稳赚不赔 彩神计划软件好吗 全网最早无错36码特围网址 分分彩定位胆9码倍投 二八杠洗牌顺口溜 11选五复式投注表 手机版三公游戏赢现金 腾讯五分彩票计划软件
- 香港赛马会肇庆颐养院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ios

安卓